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我 > 第140章 不听师傅的话,该罚!
听书 - 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我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140章 不听师傅的话,该罚!

五个孽徒都想争夺我 | 作者:七鸽| 2021-03-15 20:48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司若雪的话让魏芊芊自然有些心底发毛,尽管他说的也没有什么错。


    “师傅,你在担心这什么?”


    司若雪声音温柔的问道。


    手上的力道不轻不重,眼神落在魏芊芊漂亮的脖颈上,眸子不禁暗了暗,师傅的肌肤细腻柔嫩。


    让他有些爱不释手。


    “哈哈,也没担心什么,虽然咱们跟修罗们一样是魔道,但还是跟他们有所不一样,咱们踏踏实实修炼,不想他们对无辜的普通人下手,师傅也只是想告诉你,不能滥杀无辜。”


    魏芊芊苦口婆心的道。


    司若雪手中的动作微微顿了顿,眸子晦暗不明。


    “师傅,若有天徒儿杀了普通人,师傅会不会不要徒儿?”


    “为师不会不要你。”


    “师傅,你对徒儿真好。”


    “师傅对你这么好,你可不可以不要随便杀人?”


    “师傅,徒儿不会随便杀人的。”


    司若雪一脸认真坚定的道。


    魏芊芊点点头,司若雪登基为帝之后是个暴君,但愿她能改变些什么。


    天道有轮回,他所做的一切也迟早会反噬在自己身上。
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,剧情也所有改变,应该不会走到那一步吧。


    魏芊芊心里乐观的想着。


    “你先去休息吧,为师乏了,得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

    魏芊芊起身,没有让司若雪给她继续揉捏肩膀和后颈,差不多已经好了。


    她闭了闭眼睛,深深吸纳一口气,之前跟王烊子言那家伙打了一架,那家伙实力虽然不及她,但速度却是极快,她的徒儿们没有一个可以打得过王烊子言的。


    想要到达王烊子言那样的修为,短时间内怕是非常困难的。


    但是他们现在有上古神书加持,那就又不一样了。


    这个世界除了宗派的人之外,还有一类人也很厉害,他们不属于任何宗派,属于民间。


    民间卧虎藏龙,英杰辈出,像她的几个徒儿不都是从民间抢回来的?


    当然,司若雪除外,他是自愿来魔剑宗的,不给他拜师还不肯离开。


    没见过这种自甘堕落的,一般的谁不是抢着去灵剑宗报名。


    这么来说吧,宗派就跟现代的学校一样,广纳人才。


    其他宗派都有人主动去报名,唯独魔剑宗少有人报名,相当于臭名昭著的学校。


    偏偏这个学校有钱,校长岁赫兮眼看着魔剑宗优秀的弟子不多了,于是就派自己的左膀右臂去抢人。


    这才抢了五个徒弟。


    司若雪离开后,魏芊芊并没有马上休息,而是去了战非衍的小竹屋那边。


    那家伙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。
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
    战非衍看到魏芊芊的时候,眼底闪过一抹慌张之色,但表面还是强装淡定,以为自己可以蒙混过关。


    “紧张什么?为师过来看看你的伤势如何了,若是不乖,休怪为师让你掉层皮。”


    魏芊芊目光看了眼战非衍的身后,脸上带着些许好奇,这家伙在藏什么?


    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看到了这家伙身后藏的东西,眼神一凛,“你偷偷的跟着为师去了玄冥宗?”


    这家伙的衣服应该刚换下不久。


    被魏芊芊看穿之后,战非衍也不再隐藏,头一扬气一哼,道:“是又如何?”


    “看来你把为师的话当耳旁风了,不听师傅的话,该罚!”


    魏芊芊阴郁的眼神在战非衍身上打量。


    这次该怎么惩罚这个不听话的徒儿呢?


    打屁股?还是其他?


    战非衍一听魏芊芊又要惩罚自己,耳根子一红,不服气的道:“凭什么其他师兄弟都能去玄冥宗,而我就只能待在魔剑宗?”


    看不起谁呢?


    “你的伤都没好,跑啥跑?”


    魏芊芊一脸没好气,她让他就在魔剑宗还不是为了他好。


    结果还不领情?认为是她偏心?


    她基本都一视同仁的好吧。


    “我的伤一点都不碍事。”


    战非衍一脸硬气的道,上战场的时候谁还没受过伤了?


    当敌军攻打过来的时候,即便身负重伤也得穿上铠甲迎难而上。


    “不碍事?”


    魏芊芊微微一挑眉,伸手推了一把战非衍的胸口。


    力道也不算很大,却将战非衍推到在了床上。


    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


    战非衍脸色微微泛红,目光紧紧盯着魏芊芊,衣服微微有些凌乱,一副欠蹂躏的模样。


    魏芊芊也不是故意的,只是想看看战非衍的伤势,是不是真如他所说不碍事。


    结果那家伙一推就倒。


    魏芊芊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。


    哪有这么容易被推倒的?


    不过看着战非衍那为零的好感度,她知道这家伙对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。


    “我能说我真的不是故意把你倒在床上的吗?”


    魏芊芊赶紧解释,双手作投降状。


    不过她很快就意识过来,干嘛要解释?


    “哼!”战非衍低哼一声,将脸扭到一边。


    “不相信我?”


    这家伙什么脸色?一脸不相信?


    魏芊芊见他要起来,几步上前,一把摁住战非衍的双肩,道:“不准起来!”


    “你,你这个可恶的女人,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


    战非衍咬咬牙,在暴怒的边缘。
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想看看你的伤势怎么样了。”


    魏芊芊说着,一把拉开了战非衍的衣服,只见伤口有些结痂有些化脓,她眉头紧紧皱起,低斥道:“这就是你所说的无碍?”


    这家伙是不掉一层皮是不会知道疼吧?


    “我的伤势与你何干?”


    战非衍暗自咬咬牙,望着伏在他身上的女人,一脸不悦的道。


    关键他不能随便乱动,否则可能就蹭到了这个女人。


    “废话,你是本座的徒弟,本座自然要对你负责到底。”


    魏芊芊冷哼一声,然后从旁边拿了药过来,亲自给战非衍上药。


    她都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,只为来这里看看他的伤势。


    结果发现这家伙私下偷偷跟她去了玄冥宗,若不是过来看,都不知道这家伙也去了玄冥宗。


    “一身伤还到处乱跑,真应该用铁链将你锁起来关在地牢里面,这样你哪里都去不了。”


    魏芊芊一遍抹药,一边说话。    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