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春回大明朝 > 第七章 长此以往,国将不国
听书 - 春回大明朝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七章 长此以往,国将不国

春回大明朝 | 作者:木允锋| 2021-03-15 10:29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中,车城外面一片血色。

    虽然骑兵的死尸已经被移走,那些战马的死尸却依然有部分还留在原地,静静躺在被鲜血染红的泥土中,展示着夜晚的激烈战斗.

    至于还有另一部分……

    好吧,另一部分在烧烤中。

    车城内的戚家军们,正一群群围着篝火烤马肉。

    而拎着一串马肉的杨丰,正昂然走出车城的缺口,一边啃马肉一边看着对面重新出现的兵备道,后者铁青着脸再也不复昨日的慈眉善目,边走边低着头,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已经和泥土混合的鲜血。旁边保护他的军官还卑躬屈膝地搀扶着,不时提醒他小心别沾上血污,就仿佛兵备道老爷是个怀胎的孕妇……

    “兵备老爷,您是来传旨的吗?

    昨晚我们遭到匪徒袭击,幸好太祖高皇帝在天之灵保佑,我们才杀退了匪徒。

    您知道吗?

    太祖高皇帝显灵了!

    昨晚我们正在睡梦中,突然看到眼前一片金光,一个金灿灿的神人告诉我们立刻醒来准备迎敌,然后我们立刻就醒了,而且所有人也都梦到了这个金灿灿的神人,结果一醒来就看见外面是匪徒准备进攻。

    太祖真的显灵了!”

    杨丰一脸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立刻拿下这狗东西!”

    兵备道终于忍无可忍地怒道。

    跟随他的军官一挥手,后面十几名士兵立刻上前。

    蓦然间枪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些士兵脚下泥土飞溅,他们吓得立刻全不敢动了,一个个惊恐地看着对面,而车城的盾墙后面一排冒烟的鸟铳还在对准他们,鸟铳下面的射击口里,弗朗机也在对准他们。

    杨丰依旧淡定地啃着马肉。

    “兵备老爷,很显然你还不明白目前的局面。

    不对,你为什么来了要抓我呢?

    我明白了,你和那些匪徒是一伙的,你和王保是一伙的,你是想来杀人灭口,怪不得我听你说话口音和王保差不多,原来你们是一伙的,兄弟们,你们听兵备老爷说话口音,是不是与王保一个地方?”

    他喊道。

    “对,王保是陕西榆林卫的,兵备老爷听着也是陕西的口音,他俩肯定是同乡,他们是一伙的,王保杀我们肯定是他授意的!”

    胡怀德在后面喊道。

    “对,他才是主谋。”

    “是他,是他,就是他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后面士兵们哄笑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混帐东西,本官樊东谟,陕西蒲城人,如何与王总兵同乡?”

    兵备道怒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同乡啊,他们都是陕西人。

    太祖高皇帝保佑,居然让我又为皇帝陛下查出朋党案子。

    樊东谟以永平兵备道,与蓟镇总兵王保以同乡勾结为朋党,后者杀戮无辜士卒,樊东谟为替王保掩盖罪行指使匪徒袭击我等,欲杀人灭口,使我等之冤沉海底。

    幸得太祖高皇帝显灵,使我等免于此难,并为朝廷揭穿其罪行。

    真的社稷幸甚,大明幸甚!”

    杨丰很夸张地高喊着。

    樊东谟后面远远跟着的一名武将忍无可忍……

    “你这刁民,简直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他怒吼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这位将军,你也是朋党吗?”

    杨丰阴森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杨兄弟,他是蓟镇东协副总兵张守愚。

    他也是陕西人,陕西安定人。”

    李无逸喊道。

    “吔,还真是陕西人啊,这陕西人独霸蓟镇,从总兵副总兵到兵备道居然全都是陕西人,这陕西人岂不是霸了蓟镇军政大权?这陕西文臣武将结为朋党,在这蓟镇一手遮天,想杀谁就杀谁,还有人负责灭口,这蓟镇究竟是大明江山还是陕西人地盘?

    长此以往,国将不国!

    兄弟们,咱们都是大明忠义,断不能容他们陕西人霸了蓟镇。

    走,咱们进京去奏禀皇帝!”

    杨丰振臂高呼。

    “简直是疯了,尔等兵变挟持大帅形同谋反,本官这就奏明陛下,请旨调兵捉拿!”

    樊东谟气急败坏地吼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拂袖转身……

    “兵备老爷,你觉得自己还能走的了吗?”

    他身后杨丰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还敢挟持本官不成?”

    樊东谟愕然回头怒道。

    “说挟持是不对的,应该说是辽东义民杨丰,及蓟镇备倭南兵,揭破总兵王保,永平兵备道樊东谟等人朋党为奸,杀害忠良,又欲杀人灭口之罪行,故此依照太祖高皇帝御制大诰绑送进京。

    您可别跑。

    您要跑的话那就格杀勿论了!”

    杨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官就走,你敢如何?”

    樊东谟冷笑一声,紧接着迈步就向前走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他就停下了。

    然后站在那里浑身颤抖着一动不敢动……

    “兵备老爷,杨某是个粗人,走江湖的,就好个面子,说格杀勿论就格杀勿论,就是说杀你全家,也一定要杀你全家,您这进士及第,想来不想就这么把命丢在这里吧?”

    杨丰探过头,看着他一脸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而他那柄还穿着块马肉的短刀刀尖,却已经刺进了樊东谟的脖子,虽然仅仅扎进去也就一层皮,但鲜血也已经在刀尖渗出。樊东谟站在那里的一动不动地看着他,目光里充满了惊骇和恐惧,仿佛在看着一个妖魔。前面的张守愚已经发现异常,带着部下骑兵立刻上前。但就在这时候,杨丰身后的盾墙上,那些鸟铳同时喷出火焰,子弹立刻打在那些骑兵面前,昨晚已经尝过滋味的骑兵们,吓得赶紧带住了自己的战马。

    杨丰抬起头,饶有兴趣地看着张守愚。

    “张副总兵,我这个人对武将还是比较尊敬的,我觉得你应该不是朋党里面的,毕竟你们陇右和他们隔着有点远。”

    他很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胆刁民,若不是你挟持王大帅与樊兵备,今日老夫定要斩了你的狗头!樊兵备,大帅,你们放心,末将就带兵跟着他们,这些贼子若敢对你们不利,末将定将他们碎尸万段!兄弟们,都精神起来,盯住这些贼子,千万莫要被他们伤了樊兵备与大帅!”

    张副总兵义正言辞地喝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他带着手下骑兵掉头向远处跑去……

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